逆勢而動讓卡扎菲淪為孤家寡人

齊魯晚報社論



    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已經被反對派三面合圍,持續近半年的內戰也進入了倒計時。一代梟雄卡扎菲叱咤風云四十余年最終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令人喟嘆。

    1969年,以卡扎菲為首的一批年輕軍官推翻親西方的伊德里斯王朝。那時,卡扎菲內造共和,外抗強權,被稱為阿拉伯世界的英雄。反觀今天,民眾揭竿,外強空襲,猶做困獸之斗的卡扎菲幾無挽回敗局的可能。無論是外界猜測的遠走他鄉,還是他所聲言的那樣“像烈士一樣”死在利比亞,卡扎菲的政治生命上其實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刻。

    卡扎菲并非毫無政治理想,他的《綠皮書》有關于民主和民生的理想設計,憑借著得天獨厚的石油資源,利比亞在經濟上也交出過傲人的數據表。但是,這種迅速發展帶來的不只是成績,還有更為嚴重的問題。當貧富分化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交織在一起,這個石油輸出國就成了一個動蕩的“油桶”,一個火花就能引發勢如燎原的戰亂。

    卡扎菲并非毫無政治手腕,他曾在大國之間折沖樽俎,并屢次躲過對手的暗殺。但是,面對民眾的群起反抗,卡扎菲一直不能接受現實并且被動應付。在國際上,他被西方世界視為“獨裁者”,盟友屈指可數;在國內,他被揮舞舊王朝旗幟的民眾看做“暴君”,昔日同袍戰友也漸漸地離他而去。

    卡扎菲的失敗并非個人能力的不足,而是他過于迷信自己的威權。他為利比亞國民許諾的理想遲遲得不到兌現,最終成了大而不當的謊言。這個國家的現實與所謂的“民眾國”有著很遠的距離,官僚權貴壟斷了各種資源,家族統治背離了民主政治的誓言??ㄔ频募覈硐朐谧畛鯌撘彩敲篮玫?,但是因為沒能通過行之有效的制度去呼應民眾的愿望,把國民的意愿上升為國家利益,而是以強人的姿態獨斷專行,他的政權事實上喪失了應有的糾錯機制,向著深淵一路滑行。成也卡扎菲,敗也卡扎菲,功過榮辱皆系一身。

    的黎波里的槍聲預示著利比亞的“后卡扎菲時代”將要來臨。反對派似乎已經可以歡呼勝利。但是一個新時代能否給利比亞人民帶來和平與穩定,并不容樂觀。多年的集權統治嚴重削弱了公民的權利,而缺乏政治素養的公民一旦遇到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往往會訴諸簡單的暴力。所以,利比亞的內部紛爭很快就演變成了一場內戰。以武力解決問題,把對手趕出去或者消滅掉,代價沉重也容易引起不良的示范效應。試想,如果卡扎菲及早變革,能以民主和法治的理念解決發展中的問題,即便他早現在已經失去權力,也許還可以在利比亞頤養天年,而不必“像烈士一樣”。又試想,如果卡扎菲能夠戰爭初起時認清大勢,以蒼生為念,利比亞人民也可以避免逐城巷戰以及此后的民族裂痕。

    可惜,往事不可追,歷史不能假設。生死慘烈的利比亞內戰只能警示旁觀者和后來人,把國家未來全部寄托于英雄或強人并不可靠,只有人民才是歷史的主導者,一個英雄與其為了強權在握費盡心機,不如盡早實現主權在民。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逆勢而動使得卡扎菲從英雄豪杰淪為孤家寡人。




分享到: